最新地址:www.qqcao83.com
最新地址:www.qqcao84.com
安卓用户下载我们的app|点击下载

我的援助交际经验

来源:性爱技巧推荐星数:5星发布时间:2020-05-05 14:17:32

  • 2020-10-29
  • 那天留了言给菱,下午就很幸运收到她的来电,声音很嗲喔! &nbs
      隔日下午打了电话约她在新生南路与济南路口的咖啡店,对方跟我说是辅大一年级的学生。  
    菱有深田恭子的味道,肤色是古铜色的,也是一头长髮,看起来很健康。她好  
    像赶时间,所以我们聊没多久就去信义路附近的旅馆开房间。  
      我在家已经洗过澡了,不过她还是叫我再去洗一遍,我向来不拂美人意,所  
    以乖乖的去洗,反正还没付钱,不怕她落跑。匆匆忙忙洗完,她已经脱得剩一条  
    内裤躲在棉被里,她嘴里还吃着糖果,看我出来,丢了颗给我。不过我心里只想  
    好好的吃她,嘿嘿,实在对糖果提不起兴致。  
      她笑笑,然后亲了我面颊一下,哇~~~!自从跟女友分手后,有好一段时  
    间没有亲亲了,我时在迫不及的想扑上去大搞特搞。我把棉被掀了起来,想看看  
    她身材如何,但这时她跟我比了个手势,我知道先付款后享受,问他要多少,她  
    说看我的诚意。  
      她这样讲,我也不好意思给少,拿出皮包掏了4000给她,她笑着收下,  
    之后冷不防的,她竟然吻起我的嘴来,又吸又舔的害我老二马上升旗,于是跟她  
    舌吻了将近10分钟,边吻边想:女孩没有感情应该是不会跟男生接吻的,嘻嘻  
    可能我长的还蛮斯文的吧。  
      过不了多久,我也脱得只剩一条内裤。我开始亲吻她的身体,他身材曲线很  
    棒,但胸形很美,屁股也有很多肉,皮肤特滑的,磨擦起来好爽,其实应该叫  
    她去洗洗澡的,毕竟舔到香水的滋味不是很好,索性不舔了。  
      这时她拿了个套套出来,我也停止了动作,但是她看了看,竟然说不要用好  
    了,天啊~~我运气真好。在做之前我比了比嘴,再比一比我的弟弟,我想试试  
    口交。说实话我重没试过,我也不敢舔女生那里  
    她笑着脱下我的内裤,双手抚弄我的弟弟一会儿,就张开她性感的嘴唇含了  
    下去。妈呀!她的技巧真不是盖的,舌尖一直钻我的龟洞,我怕洩出来,就示意  
    她够了。他叫我趴过去屁股朝上,我不知道她要干嘛,结果突然屁股洞一阵湿湿  
    温温软软的感觉,我的吗呀……实在是太爽了!  
      我弟弟已经湿了,于是我转过身,吐点口水沾了她的阴部,两手贴紧她的屁  
    股,屁股一挺,老二顺利的就滑了进去。她叫得不是很大声,伊伊呜呜的,听起  
    我由慢而快的抽送,进入、退出、再进入,性器官的黏膜牵动是人间最性感的拔河?一对只有下半身  
    半裸露的男女,让最原始的性器官摩擦生热。菱的洞穴很紧,应该还没有多少经验,我一面抽送  
    ,一面咬吻她随着简谐运动轻晃的右乳,「嗯...嗯..我..快..」菱呓语起来  
    ,靠着衣橱边缘,我轻轻抱着她的腰作她的支撑,她两腿擡高,紧箍在我的腰部,她淩空的脚踝还穿着  
    米色的高跟鞋,我用整个手掌爱抚她修长的大腿内侧,她两腿夹得更紧,我的肉棒几乎无法前后律动  
    ,只好更加把劲做抽送。  
    她终于忍不住娇呼出来:「我......我来了....对对...碰到G点了,收缩得好快哦...一次....第二次  
    ...哦...」听到她低沈却陶醉的叫床声我不禁兴奋而抽送得更快更深,她也伸手下去抚爱把玩我的  
    阴囊:「你...好粗...插到...顶到子宫颈了....」我更加速用不同角度狂捣,菱朱唇微张  
    我当然也喜欢换个不同的姿势,在水床上,有谁知道我和菱运动的比气流更激烈呢?  
    我缓缓退出她的身体,两人的体液仍紧紧相连,我让她翻过身来,对準早已沾满爱潮的  
    入口,从后背位骑乘上去,她的手攀扶在床边的把手上, 两人的性器官像是活塞般前后拉扯,我的肉  
    棒彷彿在她的体内拼命涨大,如果她是我的老婆该有多好?我心里想着,一手攫住她终究还是飞散的  
    秀髮,一面往深处狂顶,「好...我喜欢这个.... 从后面,」我一面挺腰律动,一面凑到她的耳边问  
    :「我们在做什幺?」,她早已香汗淋漓,小小声的回答:「做爱」,我继续问问题,故意挑逗她的情慾  
    ,也为自己助兴:「男女做爱又可以用那些动词代替?」  
    她又红了脸,我动作减缓,亲了亲她细细的眉毛,感觉她又在收缩了:「妳每说一个我就多抽送一百次  
    ....」,她深怕我停下来没法让高潮继续,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两个字:「行房?」、「上床」?  
    我又开始加快速度鼓励她继续说:「还有呢?」菱害羞得摇头,「我帮妳说一个好了,性交,」她  
    又在夹紧双腿:「交配....交合...」她知道不说我会停下来,从这幺有气质的亮丽女孩的口中说出  
    :「fuck....」,我感觉快要再次射出来,一定要和她同时高潮才算完美,所以一面再追问:「那  
    我在fuck妳,还可以怎幺说?」我拉着菱的手,去抚摸我们性器充血交合之处,她已经有点  
    lose control我知道她力气快放尽了,但还是说了出来:「你在...上我.....操我....干我..  
    插我.....,」她换了口气,讲出这个从来没说过的话:「你好硬....你骑了我好久...  
    .你肏得我好结实.....」。  
    我再也忍不住这种激情的言词刺激,将菱翻过身来,用立位再度肏入她的深处,我抽送了上百  
    次,菱早就被我顶得语无伦次:「从来....他都没有让我这幺high....」我知道她要达到最  
    后的高潮,但我要和她一起,「菱.....妳是我上过最棒的girl,」我猛力一抽再一挺, ,再往深  
    处倾尽全力用我的硬棒摩擦菱的阴道壁,「要射了..」,「嗯....好...我也来了....来了..  
    .」我感觉龟头迅速的张开,一道又一道温热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喷射出来,「哦...我要你的sperm  
    ....你射了....我收缩了...」,我体贴地停留在她体内大概三分钟,才把自己的巨棒  
    抽出来。菱看着她阴道口的顶端蓄积了这幺多的白色精液,又羞得低头不语。我抱着她,给她一个  
    感激的吻。我猜菱可能是安全期吧,并不介意我射在里面。  
      之后我问她这笔钱要来做什幺,她没有多说,我也就没追问。问她何时还可  
    以再找她,她说有机会就会打电话给我,于是我送她去坐公车。看着这个辣妹上  
    了公车,我还意犹未尽,才骑着我的机车心满意足的回家。